您当前所在位置:网站首页 >> 栏目设置 >> 揽胜觅踪 >> 那山那水那人家 >> 阅读

那山那水那人家

2015-10-15 17:26:30 来源:《湘东文化》杂志网--株洲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--株洲市委宣传部主管 浏览:213
文/叶常青


没有时间去观赏同睦村的岩洞风光,没有时间去参观新生的罗家古寨,更来不及去烂伞棚的原始森林、高山草甸探险。午饭后,沿着刚铺沥青的旅游环线我们直奔南坪村,去看峰峦峻秀的高山、气势磅礴的炎汝高速公路、逶迤北去的斜濑水……
南坪是船形乡的一个偏远村,离乡政府所在地新生圩有20多公里,一百多户人家像碧空里的星星一样散落在大山深处。峰回路转,新境迭出,农田、村庄、古树、深潭……蒙太奇般地在眼前不断变幻,诱惑着好摄之徒们不时地停下车来拍照。到长旺村与沿潭村交界处,车子向左拐进一道山谷,顺着一条灰白色的盘山公路,蜗行着往山上爬,正式进入南坪村腹地。
天空,晶亮晶亮的,蓝得令人心悸。阳光,轻盈透明,泛着金色的光。苍茫的群山海一般簇拥着惊涛骇浪,在蓝天白云间恣意地汹涌澎湃着,凝固成沧海桑田的亘古静穆。一栋栋或古朴的土坯房或新潮的砖瓦楼房,如赤子般安详静谧地偎依在开阔当阳的山坡上。炎汝高速公路的高架桥气势如虹般地飞跨两山之间,如蜿蜒的巨龙一般出没在崇山峻岭之中。弯弯曲曲的斜濑水,宛如一条翡翠玉带缠绕在一条幽深的山谷间,静静地往北流向远方。放眼眺望连绵起伏、满目青翠的群山,疲劳干涩的眼睛倍感轻松、舒适。贪婪地呼吸着清新的空气,五脏六腑仿佛有一种被熨斗熨帖过般地舒坦。神清气爽的感觉,令我突发奇想:不知那些整天被雾霾、汽车尾气包裹着,被钢筋水泥楼房围困的城里人,来到这世外桃源般的南坪,又该作怎样的感慨?
在好摄之徒的带领下,我们来到了路边的一户刘姓人家。对于我们的冒昧造访,主人没有半点责备、拒绝的意思,反而是热情地招呼我们进屋里喝茶。可是,方弘、峻宇、新文只对主人家的风车、石碓、桔园、黄狗感兴趣。他们端起相机或蹲或立或卧,没完没了地拍着照片。忙乎好大一阵子后,不知是谁来了一个创意,居然拍起了“日本鬼子进村”——抢老百姓家的红薯。屋子外面,大家忙着乐着,女主人招呼了几声后,笑着走进了屋子,忙着倒茶水,摆橘子、红薯片……
也许是玩得心满意足、收获颇丰了,也许是金黄透亮的红薯片诱惑,但是,我想更多的应该是盛情难却吧。后来,大家陆续走进了有些陈旧、简陋、低矮的屋子里,一边喝着茶、剥着橘子、吃着薯片,一边与主人拉着家常,并不住地称赞着他们的橘子、薯片好吃。
“喜欢就多吃点,别客气。我们山里人家没什么出息,种点橘子、晒点红薯片值不几个钱……”热情的女主人,淳朴得有些卑微。男主人吧嗒吧嗒地吸着旱烟,不时地附和着老婆的话,烟雾缭绕笼罩着他苍老的脸。
“你们这些东西可值钱了,城里人就喜欢吃这些没污染的东西。北京、长沙、上海的城里人,想吃还吃不上呢。”
“你把这些东西拿到街上(县城)去卖,保准卖一个好价钱。”
听着大伙的议论,女主人微笑着点头,但又有些难为情,“可是,路途这么远,我们去一趟县城也不容易呀!家里的事情多得打结头,也走不开。”在交谈中,我们得知这位热情的大嫂夫妻俩都快60岁了。大儿子身体不好,留在家里,靠开盘式三轮拖拉机攒点钱。小儿子在广东打工,收入还过得去。现在,他们一家四口生活过得也还算滋润,两老最大的愿望就是儿子能够早点成家。
船形是茶叶之乡,自古以来人们就有种茶的传统。船形的茶叶与杉木、茶油、桐油、 茶叶、香菇、木耳等早有盛名。当年,我的祖父就是靠把自家山上的杉木砍了、卖了,将堂伯父清泉送进办新式教育的江西华南中学的。再后来,在兵荒马乱的年代,祖父靠挑茶叶、桐油等山货去广东的乐昌贩买食盐,做点生意,种几亩薄田,艰难地维持着一个十来口人的大家庭的生计。这些年,船形乡党委、政府正立足传统优势,大力开发茶叶产业,建成了五个白茶生产基地,面积达2000多亩,正全力打造“湖南白茶之乡”。据随行的乡干部介绍,今年,船形生产的绿茶、红茶还在省茶博会上获了“金奖”,最高价格卖到了1040元∕公斤。
“家里有茶叶卖吗,大嫂?”我突然想起买点茶叶回去。
“不好意思,今年的茶叶没做好,不能卖给你”,女主人满脸歉意,并下意识地用手搓着围裙,“如果要茶油的话,还是有的,今年榨了100多斤,卖得还剩二三十斤,去年的茶油也还有几十斤,都是40块钱一斤。”我说也好,家里油也吃得差不多了,正好想买点回去。
随即,她把我们带进了杂物间,提出一个大的塑料桶、两瓶用“香满园”花生油瓶装的茶油,“桶里的是今年的,瓶子装的是去年的。买今年的茶油,油不经留(经不起长时间贮存),因为今年天气不好,晒茶籽时雨水天多,我们是烘干的。去年冬天,天时好,茶籽是完完全全晒干的,所以经得起留,再留一两年也不会坏(变质)。”我抬头看看同伴,有点拿不定主意,那大嫂大概是看出了我的犹豫,便说我不会骗你的。看着大嫂一脸的真诚,我决定买去年的茶油,因为这油买回去还不知什么时候吃呢?
“ 9斤2两——”我正准备付钱时,大嫂又说话了,“还有2两皮,就逢一个整数9斤。”我笑了,大伙也笑了。后来,巧立也乐滋滋地买了4斤薯干。
离开南坪村,一路上,我们心里都乐滋滋的,仿佛捡了一个大元宝似的。我们的话,也似乎特别得多,话题大多集中在山里人的淳朴实在、南坪村的现在和未来。夕阳西下,沿途我们可以看到家长骑着摩托接着散学的孩子回家,并不时可以看到有穿着校服的孩子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我想起了,上午“送文艺进校园”在听建林副主席文学创作讲座时,孩子们那一张张稚嫩而虔诚的脸,想起了学校大课间时,随着快乐的音乐,孩子们尽情舞蹈、跳跃的场景。正在修建的县旅游环线在我们面前不断地延伸,我的脑子里突然迸出一句话来:世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。


(责任编辑:黄声波)



相关文章
2017-07-11 19:48:12
2017-07-11 19:47:05
2019-10-30 11:02:39
2017-07-11 19:45:52
2019-10-30 11:01:24
2016-11-15 16:45:27
2016-11-15 16:45:04
2016-11-15 16:44:39
相关评论
姓名:*
  联系QQ:
  邮箱:
  个人主页:
请输入您的评论:
请输入验证码:* 看不清?点击换一个


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
最近更新

赞助商链接

热点排行
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地图 | 版权声明
联系邮箱:xdwh001@163.com - 在线QQ:1239336618
湘ICP备10019987号  Copyright 2024, 版权所有 www.xdwhzz.com.